崔传刚:明星涉嫌逃税背后的不平等焦虑

发布时间:2018-06-05 19:37:14

崔传刚:明星涉嫌逃税背后的不平等焦虑

  此时发展看起来有些“阴差阳错”之巧合。用崔永元自己的说法,他最早的目的,无非是报私仇:15年前,崔永元因为一部电影《手机》而与冯小刚结下梁子;如今,原本还是朋友的刘震云的“出尔反尔”却彻底激怒了这位前中国最为著名脱口秀节目的主持人。于是,崔永元掏出了他那“一抽屉的合同”,准备依靠社交媒体的力量倾泻一下个人的不平,但恐怕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,在吃瓜群众和正愁着找话题的自媒体那里,他引爆的,是一个比北京气温还要火热的话题。

  对于吃瓜群众而言,这原本只是一场刊登在娱乐版的私人恶斗,大家原本可以心无旁骛的看一场各路明星轮番上阵的狗血剧集,但没有想到的是,伴随这事件的进展和媒体的添油加醋,和手机、背叛、良心相关的争论逐渐消失了,相反,“4天6000万”,“阴阳合同”,“挣3亿不交税,挣3500交税”这样的字眼却逐渐浮出水面,将一场圈内恩怨变成了一件与普罗大众更为密切的话题,而这个话题的核心只有一个字——税。一夜之间,税这个字仿佛变成了容嬷嬷手里的那根针,只是如今感到深深受伤的,不是紫薇也不是金锁,而正是这些原本想看戏的吃瓜群众们。

  富兰克林曾经说,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件事情是确定的——税和死。一个人活在世上,逃脱不了死亡,也避免不了税收。死亡不可避免,那是因为自然的规律,而税必须要交,那是因为这正是国家存在的重要基础之一——没有税收,就没有国家和军队,没有国家和军队,更不用谈和平,基础建设,福利制度以及其他种种。

  除了抱有极端观点的无政府主义分子,没有人不同意税收乃是一种必然。不过,税怎么收,应该收多少的问题,却一直是我们争论不休的话题之一。到目前为止,我们看不到任何一种让人满意的税收制度,因为最好的税收制度,永远是下一种。

  但也许正是因为税制问题永远是一个值得争论的议题,因此在推动其变革的过程之中保持一种微妙的平衡,才是最重要和最巧妙的艺术。所以我们知道,税既不能过分重,也不能过分轻。因为过分重会增加民众负担,过分轻则未必利于政府保持运行、发挥其应有职能。中国历史上税务过重导致的问题自然不用多说,而税制过分轻的害处可能从清朝的衰落之中有最为明显的体现。汉学家万志英在其著作《中国经济史》中就提出,正是清朝的轻税政策,导致政府财政收入增加不利,因此也丧失了在科技创新等方面发挥作用的能力。

  另外一种平衡则在于税收不能偏向富人,也不能过分偏向穷人。因为偏向富人征税会导致富人降低投资生产积极性甚至外逃,而偏向穷人的征税则势必增加大众负担,降低消费能力的提升,让社会毫无幸福感可言。

  平衡是一种艺术,因此每个时期的主政者,需要在不同的时期,面对不同的情势,对税收进行调整,是之为改革。当然,古今中外也有很多主政者缺乏对这种问题的敏感度,最终导致更为严重的经济和社会后果。而一旦到此局面,不少后继者又往往矫枉过正,导致社会出现更为严重的对抗和矛盾。这一点,从中国历史上的王安石变法等便可见一斑 。

  虽然说死亡和税收都不可逃脱,但人类似乎从来没有放弃过这样的尝试。没有人愿意死去,即使做不到,也要追求长寿之方;也没有人喜欢税收,即便无法逃脱,也总要想办法减少。这可能是人类的本性。

  但正如每个人逃脱死亡的能力不一样,每个人对税收的逃避能力也不一样。秦始皇可以给自己安排几千童男女东渡寻长生不老药,但一个农户要想不让自己的儿子去修长城,则恐怕是难上加难。一言以蔽之,在逃脱死亡和税收方面,富人比穷人的能力更强,手段更多,成果更佳。这一点即便在海外也不稀奇。富裕和受过良好教育的家庭可以轻易避开越战(例如克林顿),但生于7月4日的朗·柯维克(见奥利弗·斯通的电影)却只能在轮椅上度过后半生。

  当然,如果我们认为穷人和富人的差别是一种固然存在,那么我们也许对两者逃避死亡和税收的能力差异没有太多的感慨。况且,这个世界在变得更好,一般人和富豪能够一起享受的东西也越来越多了。

  但正如我们在前面已经强调,差距虽是客观存在,但问题核心仍是要把握好其中的平衡。虽然一般人和亿万富豪可能使用同一型号的iPhone,但这几十年来,许多证据都在证明贫富差距正在变得越来越大(这方面影响力最大的一本书要算《二十一世纪资本论》)。但贫富差距还不是让一般的吃瓜群众最恼怒的,最令他们感到受伤的,是因为贫富差距,人和人能力差距也越来越大了——尤其是在逃避死亡和税收的方面。

  一个上班族的几千块薪水,或者一个自由作者的稿费,其应征税费都会被代缴代扣;然而如果你是一个企业主或者一个富人,则有数不清的避税甚至逃税手法。对于大多数的劳动者而言,如果说智力体力都是可以追赶的,但这样的“能力差距”,则因为是贫富差距下的蛋,成了一个注定难以靠公平竞争解决的问题。维系平衡并非一般民众的职责所在,所以,面对这样的局面,他们除了愤怒和焦虑似乎也并无可为的事情了——当然,愤怒和焦虑,也正是他们最直接和响亮的呼声,对于这种呼声,敏感的人都会听得到。

  除了崔永元引发的这一轮关于税收的风暴,最近其实还有一则“中国富豪跑到乌克兰六十万一针续命的新闻。从这两件事可以看出,无论是逃避死亡和税收方面,普通人都已经找到了被狠狠甩在身后的新例证。

  当然,死亡和税收只是贫富差距所导致能力差距得两个方面,而不是唯一。这种能力差距其实还有子女教育,社会福利,社会关系等各个方面的体现。最近流行的一句话叫做“贫穷限制了想象力”也是表现之一,因为想象力也是一种能力。

  网易研究局是网易新闻打造的财经专业智库,整合网易财经原创多媒体矩阵,依托于上百位国内外顶尖经济学家的智慧成果,针对经济学热点话题,进行理性、客观的分析解读,打造有态度的前沿财经智库。